Alex Lew

在中国的互联网上,有很多外国人靠高喊“我爱中国”年入百万。

中国对教育行业的整顿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部分外籍人士在中国的生活,毕竟外语教学是他们在中国最容易找到的工作。当好事者还在揣测他们的去留时,细心的人已发现中国的各大社交平台活跃着越来越多的老外。其中有的人只是简单的记录自己在异国他乡的生活情况,有的纯粹为了娱乐,而更有聪明的,在这些平台发现了致富经,赚得盆满钵溢。

“伏拉夫”们的走红之道

来自俄罗斯的伏拉夫可谓深谙其道。从一个普通的俄罗斯小伙到年入百万的网红博主,伏拉夫的走红之道见证了中国民族主义思维的膨胀。

2016年从北京语言大学毕业以后,伏拉夫曾经在一家中俄贸易公司工作过。而后其被一家卖红酒的淘宝店看中,开始在各大平台发布视频推销红酒。早期其人设包装为成功人士,效果不佳后又转做红酒的科普视频,可惜也反响平平。但在这过程中,伏拉夫敏锐地发现,关注他的人更多的是对他的外国人身份感兴趣,于是他果断离开公司另起炉灶。

来源:抖音APP

伏拉夫的新抖音号开始记录他作为一个外国人体验中国生活的情况,比如老外念唐诗、老外唱中文歌、老外打麻将、老外跳中国广场舞等,基本都是外国人+中国特色文化。这一套路很有效,他的视频播放量一下上升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。

数月以后,伏拉夫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。2018年12月7日,伏拉夫发布了一个视频,深沉地诉说了他对中国的爱。在视频结尾,他还大声喊出:我爱中国!这个视频的播放量火速窜到一亿多,从此伏拉夫也坚定不移的走上了他的“我爱中国”之路。

从中国的扫码支付,到快递、无人超市,再到火锅等美食,只要是他日常生活中能接触到的,伏拉夫通通夸了一遍。甚至连物业和邻里关系都能尬吹一通。表情也日渐浮夸,语调也愈发夸张,眼睛总是瞪得圆圆的,像青蛙一样。他的表演效果很明显,半个月内就分别接到了德克士和伊利牛奶的广告,商业变现速度非常快。如今,他在抖音上有989万粉丝,快手上有854.3万,B站也有近8万。他的广告报价已是几十万人民币一条。

中国的斗蛐蛐文化让蛐蛐成为一种新宠物,而今有人靠直播卖蛐蛐月入百万。

每年的八九月份,中国的中原一带多了一帮打着灯笼四处搜索的人。他们活跃在田间地头,循着声音抓一种叫蛐蛐的小虫子。

历史悠久的斗蛐蛐文化

斗蛐蛐,也称斗蟋蟀,即把两只蛐蛐放在一起打斗,是中国老百姓所喜爱的一种娱乐方式。蟋蟀是一种古老的昆虫,至今已有至少1.4亿年的存在历史。斗蟋仅有雄性,在野外时它们为保卫自己的领地或争夺配偶权而相互撕咬。而在斗场上,人们需要准备一根引草,把头部弄成毛刷子一样。逗引时,用引草头部撩拨蟋蟀,轮流来几下,一般就会相斗了。

来源:中国日报网

斗蛐蛐文化起源于唐朝,至今已经有上千年历史,早年是皇宫中贵族们的消遣方式,而后发展成一种民俗游戏。斗蛐蛐文化在中国的文化古都比如西安、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发展得比较成熟,并且形成了非常完善的产业链。每到秋季,各地均会举办斗蟀比赛,以促进爱好者之间的交流,天津电视台的“蟋蟀争霸赛”已经连续举办了近十年。

中国斗蟀产地很多,各有差异。其中山东省的泰安市宁阳县和德州市宁津县为最大的蟋蟀产地,每年都有大量优质迷卡斗蟀输送至全国各地。这里的蟋蟀头大、项大、腿大、皮色好,同时还有北方干旱区虫的体质、顽强的斗性和耐力。

作为“中华蟋蟀第一县”的宁津县,有五个大型交易市场,80多个“蛐蛐”专业村,蟋蟀交易每年能带来上亿元的收入。在宁津县的交易市场上,除了买卖蟋蟀,更多的是关于蟋蟀的其他物品,比如蟋蟀吃饭用的指甲大小的“盘子”、喝水用的“吸管”、住的瓦罐“房子”、吃的“食物”,还有捕捉蟋蟀的网兜、竹筒、手电筒、头灯、雨靴、挎包等,一应俱全。而宁阳的斗蟀已经是省级非遗项目,该县的蟋蟀文化节已连续举办21届,蟋蟀产业每年能为当地带来数十亿元的综合经济效益。

线上成为蟋蟀交易热门地

由于疫情的影响,网络销售已经成为蟋蟀走出田野的主路。2017年,宁阳县一只蟋蟀卖出了11万元的高价,在媒体的报道后引发不少震动。

字节跳动取消大小周后,员工降薪17%,而工作压力不减丝毫,引发怨声载道、多人离职。

8月31日,也就是字节跳动宣布取消“大小周”制度后的第一个发薪日,许多员工发现集体降薪15%-20%。关于“普调”的讨论从字节跳动内网开始发酵,进而蔓延到脉脉、朋友圈、豆瓣、知乎等社交平台,并在次日冲上了微博热搜。互联网行业的加班文化也再一次成为全网热题。

来源:微博

互联网行业逐渐舍弃加班

二十多年的快速发展让互联网行业衍生出一系列独特的加班文化,比如996(早上九点上班,晚上九点下班,每周工作六天)、007(凌晨零点上班,晚上12点下班,每周工作七天),以及大小周(一周单休,下一周双休,如此循环)。这些文化支撑着互联网大厂的高速运转,创造出一个个神话,甚至连其它行业也开始迷信加班文化,加班时长成了很多企业的绩效考核标准。

LinkedIn在撤退线旁彷徨,中国的职场社交领域似乎脉脉一家独大,然而以匿名社交发家的脉脉也前途未卜。

根据艾瑞咨询的调查,93%的职场白领对职场社交持积极认可的态度。然而从2004年发展至今,中国的职场社交赛道没有跑出一匹千里马。

2014年,LinkedIn以“领英”的中文名称正式进入中国,由于无法真正理解中国职场社交需求,八年来仅收获5000万名用户,今年更是多次暂停中国地区新用户的注册。其本土化版本的赤兔,也在上线四年后默默退出。如今只剩下脉脉称霸中国职场社交领域。

根据脉脉的官网显示,脉脉大约有1.1亿注册用户和800万月活用户。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白领人群消费及职场社交研究报告》显示,脉脉在中国职场社交赛道具有压倒性优势。

来源:艾瑞咨询

脉脉为何能笑到最后

1)领英的水土不服来源于对中国职场的不理解

职场社交是一种偏弱的社交关系。在欧美国家,职场社交和非职场社交相对分离。LinkedIn也及时抓住时机,在Facebook强大以前垄断了职场方面的社交关系网。而中国的两大社交平台微信和微博,有如黑洞一般吸走所有社交需求,人们几乎没有在其它地方建立商务关系的必要。

LinkedIn总觉得用户在使用其软件时应该有某种明确的目的,比如学习职场知识、求职,或者建立人脉。然而大部分情况下,中国人使用这些软件时是没有目的的,他们只是单纯的分享一下工作中的事情,或者看看别人在工作中遇到了什么。无法理解诉求,即使是本土版的赤兔也无法生根发芽。

此外,对于大部分西方人来说,体面的工作是一张社交名片。而中国职场人觉得,打工就是打工。在劳资关系里,中国人有一种天然的不甘和愤懑,需要有一个隐秘的地方发泄出来。提供匿名发言的脉脉完美的匹配了这种需求。

为了盈利,本为治愈人类、促进人类了解宠物的体验馆反而成为萌宠们的地狱。

现实中,很多喜爱宠物的人由于各种原因没法饲养宠物。宠物体验馆的存在满足了他们和爱宠接触的愿望。而对于更多人来说,宠物体验馆是释放压力、治愈心灵的好地方。

宠物体验馆并非一个新概念。早在1998年,台湾就开设了全世界第一家猫咖啡馆。此后的二十多年中,猫咖文化迅速在东南亚蔓延,而后也在欧美遍地开花。

2011年,中国大陆的第一家猫咪主题咖啡馆在广州诞生,随后风卷全国。据企查查统计,目前全国共有三千多家猫咖相关企业。

来源:腾讯网

为了满足消费者不断更迭的审美,越来越多宠物甚至动物被当作商品供顾客赏玩。狗、兔子、猪、羊驼等已是国内外宠物体验馆的标配。各种稀奇的动物也被安排进来:日本有以猫头鹰为主题的咖啡馆;中国大连有一家饲养了白鲸的餐饮店;而泰国的一家“小动物园咖啡店”里品类更齐全,从北美的浣熊、草原土拨鼠,到南非的狨猴、龙猫、无毛豚鼠、鹦鹉等,堪称微型世界动物园。

各式宠物体验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又引发其他行业效仿,比如美甲店,美容院,旅馆。他们也在店内隔出一小块地方,养上几只宠物,以吸引爱宠人士们前来消费。

宠物体验馆真挣钱吗?

养宠物的高消费让很多爱宠人士对与宠物相关的行业非常看好。《2021年中国宠物消费趋势白皮书》显示,2020年我国宠物行业市场规模接近3000亿元,到2023年将达到4456亿元。现实中还有更多人因为费用、时间、环境等问题无法饲养宠物,然而他们强烈渴求与爱宠接触。因此许多爱宠人士觉得开宠物体验馆是一个很好的创业项目。按照他们的理解,这件不需要太多技术含量的事既能陪伴爱宠,又能挣钱,岂不美哉。然而现实中,宠物体验馆真的能盈利吗?